鹿又

欢迎扩列~QQ2021407769

年夜饭


大年三十,吴邪家好生热闹。
“天真啊~,快来搭把手。”胖子在厨房叫唤到
“好嘞,哎我说胖子啊。今个太阳打从西边出来了?怎么这么勤快。”吴邪走进厨房打趣到。
“嘿,这不云彩来了嘛,胖爷我总得露几手。不然怎么让我家云彩对我五体投地呢。”胖子一脸得意。
“等等,云彩?她不是死了吗?”吴邪一脸吃惊。
“呸!呸!呸!我说天真啊,你是见不得胖爷我过的好啊。说谁死了呢!怕是前几天把脑子烧坏了哦。”胖子放下手中的活,把手往身上擦了擦,探向吴邪的额头。
“去去去,你才脑子坏了。还要不要帮忙了啊,不要小爷我可走了。”吴邪一把打掉胖子的手。
“嘿你这个没良心的,胖爷我可是担心你。诶,算了算了,干活,三叔他们还等着吃饭呢。” 胖子递了一碗蒜过去,一副你懂的的表情。
“靠,胖子你故意的,不知道小爷我最讨厌剥蒜啊。”然而还是伸手接了过去。“三叔不是?这……”心里有点疑惑。
“胖子啊。”吴邪把剥好的蒜递了过去。“有屁快放,胖爷我正忙着呢。”迅速接过蒜,切碎。
“三叔他……回来了?”吴邪还是没忍住 ,开口问道。
胖子疑惑的看着他:“天真啊,不是,你今天怎么怪怪的。要不,你先出去坐坐?喊云彩来帮我吧。”
“行,那我帮你喊云彩。”吴邪大步走出厨房。只见客厅里,秀秀跟云彩玩的正嗨呢。“云彩。”一个清秀的小姑娘向他跑来。‘原来换下民族装的云彩这么好看。’吴邪仔细的打量着。
“那个,吴老板,什么事啊。”云彩被看的不好意思了。
“咳,那什么。胖子喊你去给他打下手。”吴邪收起了目光。
“好的。”云彩蹦蹦跳跳的过去了。
“大侄子啊,快过来,三缺一。”三叔冲吴邪招手。
“三叔?!”虽然胖子刚刚说过了,但真的看到三叔,还是有点震惊。
“小三爷,你快来啊。杵在哪里干嘛。”潘子叫到。
“潘…潘子。你不是在张家古楼……”吴邪说不出话来。
“小三爷啊,我们都从那里出来已经好久了,还想着呢。”潘子说到。
“咳咳,你们先玩把,我有点累。”吴邪摸着头。
“嗨,大侄子,你这就扫兴了,行了你去睡会吧。潘子,你上。”三叔拍了拍潘子的肩膀。
“成。”潘子摸上了牌,开始锄大D。
吴邪回到房中,慢慢地整理思绪。‘难道是梦?’吴邪抚摸着手臂上的疤。‘不对,疤痕都是真的。’
突然想起来什么。‘既然如此,他一定也在。’匆忙的走到客厅,“潘子啊,小哥呢?”。吴邪问道。
“楼下看店呢。小哥看店,放心。”潘子指了指楼梯。
吴邪连忙跑下楼梯,只见小哥望着远处。“闷…油瓶,真的是你?”
“吃饭咯,快来快来。天真,小哥快上来,开饭啦。”胖子叫唤到。
大家上了桌子。“来来来,快尝尝胖爷我的手艺。”胖子招呼到。“怎么样,好吃吧。媳妇~”胖子往云彩碗里一个劲的夹菜。
潘子猛地站起来,端着酒杯,“来!三爷。这杯潘子我敬你。新的一年,潘子我还是那句话:三爷说一,我潘子绝不说二。”
“干!我吴三省果然没看错人。”三叔哈哈大笑,一饮而尽。
“花儿爷,来一曲呗。大过年的,高兴。”瞎子挑着小花的下巴。
“滚,没大没小。”小花打掉瞎子的手,清了清嗓子。“三叹三唱儿时曲,一曲别离又相遇………”
吴邪望着他们,眼眶微湿,多久了啊,多久没像这样了,大家一起,热热闹闹的日子。
快乐的时光总短暂的,夜深了,把醉的东倒西歪的人安顿好。吴邪回房,躺在床上想着今天的事,睡意渐渐占据大脑,一夜好梦。
“老板,老板!醒醒。”王盟使劲摇着吴邪。
“嗯?怎么了 什么事这么着急啊。”吴邪眯着眼睛,一脸朦胧。
“吃年夜饭啦!”王盟指着那一桌子的菜
“嗯?不是吃过了吗?刚刚跟胖子他们一起吃的啊”吴邪微微坐起。
“什么?胖子?老板,你这是睡糊涂了?胖爷在巴乃呢。快来吃饭吧。弄这一桌子饭。可饿坏我了。”王盟向饭桌走去。
吴邪使劲摇了摇脑袋赶走睡意“是梦啊,真好,好久没见了。”也向饭桌走去。
偌大的饭桌上只有两个人,大过年的,只有王盟和吴邪两个人。胖子还在巴乃陪云彩,小哥待在青铜门后,瞎子不知行踪,花儿爷在北京帮着秀秀处理家事,三叔失踪了,而潘子………死了……
“10!9!8!7!6!5!4!3!2!1!砰砰砰…”烟花四起,开满天际。
跟外边比起,小小的吴山居,没有一丝儿人气,怪冷清的。
“新年快乐。”‘各位’吴邪举杯。
“新年快乐,老板。”
两人一饮而尽。

评论

热度(3)